周琦为何如此暴烈反抗?罢赛一年也要自由身!

深度| 新浪体育 #中国篮球

周琦和新疆队延宕两个月的续约问题,在昨天迎来了高潮。

昨日一早,周琦就宣布自己将不再参加新赛季的CBA联赛,他在自己的微博上写道——

我希望通过我的事情能够让CBA联盟更加规范,真正做到保障球员的合理权利。

周琦和新疆队以及CBA联盟,到底有着怎样不可调和的矛盾,让他做出了这样暴烈的反抗?

01 旧规则合同 新规则办法

周琦和新疆队以及CBA联盟方面最大的争议,就是关于契约的解释:2014年周琦加盟新疆队时,签下了一份4年+2年优先续约的合同。

2017年7月, 周琦和休斯敦火箭签约,从2017年10月出战季前赛到2018年12月被火箭队裁掉,他为火箭满打满算效力了1年。

2019年上半年,周琦在离开NBA准备返回CBA的过程中,曾经和包括辽宁队在内的一些球队有接触。

中国篮协当时仲裁结果认定周琦依旧属于新疆队,不允许其自由转会。

周琦随后又和新疆队续约,合同期为2年。但由于注册时间太晚,错过了2018-19赛季后半程的比赛,他有大半年处于无球可打的状态。

据了解,新疆队当时是想和周琦续约5年的,但周琦并没有同意,坚持只签约两年。

这份合同在2021年7月底到期。

《周琦为何如此暴烈反抗?罢赛一年也要自由身!》2019年周琦回归新疆

原因是当时CBA联盟规定:俱乐部与所培养运动员续签的聘用合同到期后(即4+2结束后),俱乐部将不再享有对该运动员的优先注册权或独家签约权。

这样,签约两年,会让周琦在合同到期成为自由球员后(也就是今年),获得更多的选择机会。

也就是说,按照旧的办法,周琦和新疆的合同已经在完成4+2之后,于今年7月底到期。

但是在2019-20赛季,CBA重新修订了《国内球员聘用合同》。

按照新办法,国内球员聘用合同依据球员情况不同分为如下类型:A类合同(新秀合同),分为A1类合同和A2类合同(A1类合同适用自行培养球员,A2类合同适用选秀球员);B类合同(保护合同);C类合同(常规合同);D类合同(顶薪合同);E类合同(老将合同)。 

2020-21赛季开始前,CBA联盟继续修订了《国内球员聘用合同》,不光将顶薪由之前的800万下调到600万人民币,而且俱乐部对B类、C类、D类、E类合同到期的球员,享有D类合同的独家签约权。

《周琦为何如此暴烈反抗?罢赛一年也要自由身!》CBA球员聘用规则

换句话说,如果原俱乐部在联赛结束至7月1日前,有意和周琦续约,并提供顶薪,那么周琦原来的自由球员身份就不再存在,必须与原俱乐部即新疆队续约。 

新疆队总经理郭舰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就表示,周琦的合同于7月31日到期,俱乐部按流程于6月25日向周琦方递交D类(顶薪)续约合同,同时向CBA联盟完成备案,但俱乐部并未收到周琦的反馈。 

如果按照周琦签约前当时CBA的旧规定,他履行完最后两年合同后,就已经是自由身了,加盟哪支球队也是他的自由。

但按照其在合同期内CBA重新制订的新规则,新疆队想出钱留下周琦,他就没有任何的选择权,必须留在原来的球队打球。

02 周琦为何坚持离开新疆

北京球迷一定记得当年首钢被巴特尔和新疆队“晃点”的惨痛教训。

巴特尔在06年与首钢合同到期后,以出国养伤为名休战(首钢拥有的这一年优先续约权就此过期),然后高薪加盟新疆。

大巴的意外出走,导致北京队此后几年一蹶不振。

为了堵住球员以类似办法寻求自由身份,CBA方面此后规定,球员为谋求自由身份而主动“自我休克”,也不会成为自由球员。

因此,周琦即便是2021-22整个赛季不打,或者是去海外打球,只要未来他重返CBA,新疆男篮依旧拥有周琦D类顶薪合同的独家签约权。

一年不打球,对周琦个人,新疆队和CBA联盟来说都是巨大的伤害,但周琦还是决定以暴烈的方式进行反抗。

因为如果能够争取到自由身的身份,周琦得到的回报很可能远超这个数字。

要是与新疆队续约,首先他的合同将被钉死在600万这个档位,哪怕未来CBA对球员顶薪进行上调,这个数字也绝不会太高。

其次,即便拿到600万的合同,周琦在CBA整个联盟的收入榜单上,依然是无法进入前五的。

对于周琦个人的定位来说,600万并不能达到他的理想预期。

最重要的是,如果周琦选择硬刚到底,能成功恢复自由身的话,一旦他加盟北上广等大城市球队,拿到的签字费和无形非现金资产(户口、房产等)会是一笔不菲的收入。

这还不算曝光量提升带来的潜在代言、商业活动。

相比新疆,在大城市球队打球,得到的商业机会要多太多,在那里周琦参加商业活动的收入,一年都不止600万这个数字。

这才是周琦对收入不满意,态度强硬的最重要原因。

此外,以新疆队这两年的整体情况来看,球队已经着力在培养新人,和周琦一起为新疆夺得第一次总冠军的几名重要成员都已离队,“土豪疆”开始用更务实的眼光求发展。

以目前新疆的情况来看,短时间内想要冲击冠军的难度非常大,这也是志在夺冠的周琦所无法接受的。

如果回辽宁,或者去北上广,看起来都比在新疆机会更大。

别忘了,在上赛季季后赛输给山东出局后,周琦就曾发了条意味深长的微博:“还要继续画饼吗,还会信吗。”

疑似表达了对新疆队管理层的不满。

03 CBA还将遇更多挑战

因为疫情的缘故,联盟和俱乐部首先想到的就是限制球员薪水,降低支出,以保证联赛可持续发展。

毕竟在严格的疫情防控要求下,联赛能够继续举办,能够活下去才是关键要点。

在这种大环境下,牺牲一些球员的利益,优先满足俱乐部的诉求,是CBA高层的考量。

在规则制订的过程中,球员的话语权缺失,球员尤其是球星流动困难,为周琦合同案埋下了隐患。

更可怕的是,这一次周琦续约事件中,CBA股东会“又当裁判又当球员”,在球员的合同期内修改规则。这是引发争议的前提。

疫情之下,CBA球队叫苦连天,强烈要求恢复主客场赛制;退而求其次,也希望不要外援,用全华班打联赛,因为这样可以省下一大笔钱。

在疫情导致无观众,无门票收入的情况下,这笔钱对于俱乐部来说可能是能决定生死的。

但残酷的事实是,室外比赛的中超尚且无法恢复主客场,在目前国家防疫优先的考量下,CBA想要恢复主客场制难度太大。

而全华班的做法,无论是球迷还是赞助商,似乎都不太情愿接受。

这样的困境,其实给了CBA一个重新开放流动的机会。NBL不少球队已经等了十多年的准入执照,是不是可以顺势重启,让资金进场呢?

正是由于CBA和NBL多年来没有升降级,缺乏流动性,作为同样由篮协主办的全国性联赛,现在的NBL已然成了一个无人问津的弃儿。

媒体报道量、球迷关注度下降,一场比赛动辄分差50、60甚至70分。

不少球队混吃等死,如同行尸走肉一样打完比赛。

一个有官方背书的全国联赛为什么搞成这样?CBA拒不恢复升降级就是最大的原因。

试问那些喊着全华班,喊着要给球员降薪的老板们,你们愿意把准入名额给那些翘首以待,等待了十多年的NBL球队吗?

事实上,中国体育这些年就有这样的例子。

经济高度发达的香港,也出现了有港超球队入不敷出,选择放弃参赛资格,直接从第四级别重新打起的例子。

这支球队不是别人,正是香港足坛历史上最杰出的俱乐部之一——南华。

《周琦为何如此暴烈反抗?罢赛一年也要自由身!》2017年南华足球队放弃港超资格

CBA那些喊着没钱的老板们,你们有南华壮士断腕的魄力么?自然是没有的。

因为大家都明白,CBA的大蛋糕再怎么缩水,也比NBL大到不知哪里去了。

占着坑位不挪窝,分红也能有1000多万呢。

所以CBA的很多中下游俱乐部心不甘情不愿,一直不想恢复升降级,恢复了,不是让外人动了自己人的奶酪吗?

对于CBA的很多俱乐部来说,夺冠并不是他们的核心诉求,他们没有能力继续加大投入,在疫情的情况下,就更是只能不断要求降薪,降低投入。

但这样一来,那些顶级俱乐部的投入也得跟着降,其实是拉低了联赛的整体水平。

A俱乐部有10亿资产,每年可以轻松投入1亿;B俱乐部有1亿资产,每年极限只能投入2000万。却要求他们执行同样的工资帽,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公平?

周琦和新疆,和CBA联盟开撕,不仅是打工人和资本家的对抗,更是为球员在这个联盟争取更多的话语权。

如果CBA依然固执己见,未来,更多的联赛顶级球员,将会继续挑战这个体制。

(获取更多精彩内容,关注新浪体育微信公众号:sports_sina)

点击可查看新浪体育公众号二维码

(葛思文)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